立德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立德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绝望后变身赚钱开心果悬垂黄耆

发布时间:2020-10-19 07:09:50 阅读: 来源:立德粉厂家

绝望后变身赚钱开心果

在朋友眼里,她是个开心果,村民眼中的她,是带领大家致富的领路人。面对镜头,她说出了少为人知的苦。为了一双儿女,她从幼儿园老师变身创业者,却接连闹出笑料,看贵州省黎平县的侯正红,如何被逼走上创业路,成为创业能人。

一场暴雨突袭黎平县,全城造成大面积停电。

第二天一大早,侯正红带着记者赶往她的养殖场。一路上就能看见被雨水冲下山的石头。

在距离侯正红养殖场还有一公里的地方,侯正红不得不停车,因为暴雨留下的后果更严重了。

记者:这个是昨天塌的吗?

侯正红:塌的,塌的,上一次把山上面的石头全部垮下来,外面这一边就被石头全部封满了,车子不能行走。

侯正红走到路边反复查看,她这么担心,是因为在山上有800多户农户跟着她养鸡,这条路是唯一连接山上到山下的路,价值一千多万的生意全靠这条路运输。

侯正红:今天还可以,车子还可以过去,还挺好。

记者:你还挺高兴的。

侯正红:挺高兴的。

记者:着急了一晚上。

侯正红:着急得睡不着。

看到塌方没有对自己养殖场的经营造成影响,侯正红马上赶往山上的村子里。

村民欢呼:大家一起来,肩并肩,手牵手。

侯正红:醉酒了,醉酒了。

刚到村里,热情的村民,就把塌方带给侯正红的焦虑就一扫而光。

这里是黎平县滚正村,村里的村民都是侗族。在当地有个习俗,最重要的节日才会摆上长桌宴,只有男人才上桌。而每次侯正红来,村民们都会全体出动,还把侯正红奉为上宾,为她摆上长桌宴。

大家这么敬重侯正红,是因为侯正红的林下鸡养殖场,不仅一年能达到销售额1000多万元,还带领全县800多户农户共同致富,村民们在家门口每年就能多赚几万元钱。

村民:侯总是个女中强人。

村民:女强人,女汉子。

记者:女汉子。为什么是女汉子?

村民:比较能干的那种。

可当大家刚认识侯正红的时候,她还是一个从没想过要赚钱的普通家庭主妇。

侯正红:以前最讨厌的就是第一,不喜欢创业,也不喜欢经商,第二不喜欢和任何人借钱,第三和陌生人我一般不会打交道的,我就喜欢过安稳的日子。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不喜欢的事情我都做了。

在侯正红家的相册里,记者却发现,在2007年以前,侯正红完全是另一个样子。

儿子:如果按照现在的话说,我妈就是属于女神级别的。这是我妈原来的照片。

记者:跟现在不太一样。

儿子:因为越来越忙,头发也越来越短,现在也变少了,所以现在她就弄了一个这样的狮子头。

就在2006年这一年,家庭的变故和岁月的打磨,让现在的侯正红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2006年以前,侯正红是黎平县的一名幼儿园老师,结婚后生了一对儿女,侯正红在家相夫教子,丈夫在外面事业也做得好,还建了一家茶厂,大伙都羡慕侯正红无忧无虑的生活。

2006年12月6日,侯正红全家像往常一样吃饭,可她没有想到,这却成了丈夫人生中的最后一顿饭。

那天夜里,丈夫突发脑溢血去世,一句话也没留下。侯正红的天塌了,她躲在房间里哭了一个月。此时,距离侯正红的父亲去世仅过去了4个月。

侯正红:2006年的7月份我爸爸离开人世,12月份我老公离开人世,那一年就是最疼爱我的男人都走了,那时候对我真是晴天大霹雳,真的晴天大霹雳。

丈夫生前是侯正红唯一的依靠,建茶厂时拿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一夜之间生活的重担全都压在了侯正红的身上。

有人愿意出60万买下丈夫留下的茶场,可从没想过做生意,也没做过生意的侯正红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接管茶厂。

杨书琼:当时我们全家反对她,一个女人在家里面,原来都没操过这个心,到时候你肯定做不下来的。

侯正华:以前她是从没有涉及过一点点姐夫的这些事的,从来没有一点参与的。

侯正红:他已经走了,人死是不能复生的,我就这样想,永远不能回到我身边我只能往前走,把我这对儿女照顾好,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2007年4月,侯正红谁的话也没有听进去,一头扎进了茶田里,发誓为了孩子,要把茶生意做起来。可在此之前别说经营,侯正红连茶园大门去都没进过,丈夫到底包下了多少亩地,种了什么茶她都不知道。当时正是春茶上市的时候,很多人都上山采茶,侯正红也跟着上山了。

他叫林其良,是当地一位有资历的茶叶经销商,侯正红托人请来林其良帮她看茶叶该怎么销售,可林其良一到侯正红的茶园就要走。

林其良:她这个茶叶在每年清明前,2月底到3月初,长出来的一芽一叶开始采摘,她没有采,到4月份了,我就看了一下,叶子,中间叶子全部开了,一斤卖500块的茶叶,后面做出来一斤卖不出50块。

侯正红:他说,侯老师你采茶了没有?我说没有,你真搞笑,你那个茶山我上去看了,那个茶叶用不着了,我说怎么用不着,我说多好啊,都是很好的啊。哇,你太是外行了,他说那个全部开了,这个茶叶开了,这个都是开的了,你那怎么弄。

林其良:叶子都开了,这样的,这么大了。

侯正红:林老板就是说这叶子都开了。

在当地,春茶的采收期在清明节以前,那时候茶叶是一芽一叶,做出的茶叶品质好。清明节后,茶叶芽长成叶子,只能做夏茶,卖价比春茶低十倍左右。

过了清明节很多人干脆都不收茶叶了,侯正红因为不懂错过了最佳采收期。但更让林其良吃惊的是,侯正红不仅不知道什么时候采茶,就连茶叶的好坏也一窍不通。

林其良:当时她就不懂怎么做茶叶。

侯正红:叫我品茶,我说怎么要品茶,他说你还想当茶叶老板,他说你做出来的茶叶你不品怎么跟客户说。我说我还要跟客户说啊,客户要就要去了嘛。哇,他又笑我了,你这个侯老师啊,你尽是搞笑,你真的是外行,你为什么还要做这个茶叶。不要做了,上班去上班去,我说为什么要这样说我呢,我说我就是要向你学习啊。

在林其良善意的嘲笑中侯正红才知道,自己种的是绿茶,做成春茶卖价最高。当时已经是4月中下旬,错过了采收期,本来可以卖近百万元的茶叶,降价出售都没人要。眼看侯正红销售困难,林其良觉得侯正红创业不容易,帮侯正红把这些茶叶拿到了自己的专卖店销售。

林其良:侗族这边的姑娘都是这样,比较勤劳,既然创业了你不支持她的产业做成,不帮助她,她没有收入。也不敢说她做不成,她有这个决心,投资这个产业,她肯定有决心做得成。

虽然有人帮忙,但这一年侯正红的茶叶赔了90多万元,再这样下去茶厂就面临关门。为了改变局面,侯正红泡在茶厂里向工人请教,每天只睡2、3个小时。为了让自己的茶叶品质达到要求,侯正红好像变了一个人。

侯正红:变了,都变了,反正对每个工人好像我亲姊妹一样,她们就是我们的财富,没有她们采,我的茶叶在地里面坏了,对我是一种损失。一直跟踪一个环节,到哪个环节,每个环节我仔仔细细的,有时候我用本子记在我的本子上,有时候记在大脑里面,我自己学到技术了。

凭着这股劲头,侯正红渐渐懂茶了,到2010年,侯正红的茶厂走上了正轨,一年能净赚100多万元。想到自己从对茶叶经营一窍不通的家庭主妇,到把丈夫留下的茶厂做了起来,侯正红采茶都采得有滋有味。

侯正红:大山真美好,春天来到,这里山清水秀,欢迎客人到大山来,这里有蝉叫声,这里有美丽动听的歌声,还有热情好客的侗族人欢迎您,来吧,朋友。

茶叶生意越做越好,采茶期过后,侯正红还在茶园里养了500多只鸡给茶园松土,施肥,长到6个月出栏,正好错开采茶期。通过养鸡侯正红还从同行那里了解到了一个信息,一枚绿壳鸡蛋最低可以卖到2元钱。

侯正红觉得如果养上一万只蛋鸡,每天光下蛋就能卖2万元钱。虽然茶厂已经可以每年稳定盈利100多万元,但侯正红的心态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侯正红:好像自己创业这一块上瘾了,好像闲不住了,茶叶这一块对我来(说)很单调,我再想找一个项目,我就感觉到既然我创业了,我就拼打拼打,就是要充实一点,把自己事业做得更大更强。

茶厂刚做顺,家人正为侯正红松了一口气,她又要挑战和茶叶生意完全不挨边的养鸡,大家都劝她还是不要做了。

侯正红:当时我做茶叶基地,你们也不让做,这边我还是做了。现在我要做养殖,你们每个人都给我泼冷水,照你们这样说,世界上没有创业的人了,我就非要做,别人不做的我要去做,我现在做的事情也和男人做的差不多。

侯正红信心十足,2011年5月,侯正红拿出200多万元,又借了100多万元,包下了300多亩山地,引进了8000多只绿壳蛋鸡苗就等着每天捡鸡蛋。

头几个月和侯正红预想的一样,每天都能捡6000多枚蛋,侯正红捡鸡蛋捡到手软,可是不久之后,她就发现不对劲了。

侯正红:开始每天能拣五千到六千枚蛋,每天拣的很多,每天除了成本利润还是比较好的,我感觉挺好,后来半年以后发现那个蛋怎么会少了一点。

记者:越拣越少了。

侯正红:越拣越少了。

侯正红还纳闷为什么鸡蛋越拣越少,正巧县农业局有专家到侯正红的基地考察,专家还没进养鸡场,听侯正红一说就笑了。

陈启德:她说绿壳蛋鸡,一年会下300多个蛋,最高可以达到360(个蛋),我讲这个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跟她说,要是按她这个收益,下个120(个蛋)算是不错了。

侯正红这才恍然大悟。根据这个算法,除掉成本,一年下来赚得钱和侯正红的预期差太远。但侯正红并不着急,她觉得根据自己以前在茶园里养鸡的经验,商品鸡也好卖。她当即又引进了两万只商品鸡鸡苗,想用商品鸡来弥补蛋鸡销售的亏空。

2012年6月,这些鸡快出栏了。

侯正红:反正看到这种鸡就像是我宝贝一样的,怎么形容,看到它非常可爱、非常爱的那种,它虽然是一个动物,看上去就是一个宝贝,因为我非常想把它抱在我身边的那种。你进鸡厂去听到鸡叫声,看到飞啊飞啊,太可爱了,真的太可爱了,我说山里长的全部是我的财富。

侯正红那段时间看到鸡就开心,按照她的预想,这2万只鸡应该可以马上销售出去,因为侯正红以前在茶园养鸡时,500只商品鸡没几天就卖完了,可现实却让侯正红又着急了。

侯正红:当时我在茶地卖是非常好卖,一下子把鸡卖完了,我觉得这个市场非常好的。后来增加了两万羽,鸡不但要吃,每天要喂料给它,如果到一定时间我没有把它销售出去,我肯定在料的操作方面可能要亏了。

2万只鸡一年光吃饲料就要80多万,这次侯正红可真为自己的鲁莽担心了。为了养鸡,侯正红把茶厂赚的200多万元都投了进来,还贷款了100多万元。如果半年内鸡卖不出去,茶厂就要倒闭,养鸡的生意也要关门。

侯正红:当时我晚上睡觉望着天花板说,我怎么这么燥,我自己有一点决心,为什么不好好过日子,为什么建鸡厂。后来自己安慰自己,不要考虑那么多,已经花了这么多进去一定往前走。

就在侯正红着急的时候,一个人出现了。

他叫薛华,是贵阳的一位农产品出口商。薛华一直在贵州当地寻找各种优质的农产品出口到海外。经朋友介绍薛华了解到侯正红的林下养鸡场,一到鸡场薛华就被侯正红的散养鸡吸引了。

薛华:你看它落地是很平稳的,这就是我的客户的要求,散养就是这个意思,白天要在山上到处跑,你看山坡上的鸡,甚至这些鸡可以在树林上、在房子上都可以。这就是我们客户要求纯散养的鸡,关在笼里的鸡是不行的。

侯正红的散养鸡,养殖环境好,野性大。薛华对侯正红散养鸡的品质很满意,但侯正红并不是薛华唯一考察过的林下散养鸡企业。更吸引薛华的是侯正红这个人。

薛华:她这个女人特别豪爽,是做事情的人,不跟你谈小的利益,大家共同把这个事情做好。我对她表示敬畏,感觉这个女人确实不容易,能做到今天这个地步,确确实实在我们贵州像她这种规模也不是很多,说句心里话,所以她是我们最理想的合作伙伴,她的鸡品质也非常好,所以我很尊重她。

薛华当即就同意以高出市场价10元一只的价格收购所有的鸡。

这让侯正红很高兴,但想要继续合作,他要求侯正红能满足一年至少30万羽的出栏量。

这让侯正红发愁了,她的规模最多只能达到一年10万羽。但很快侯正红就想了一个办法,她答应一年内肯定满足要求。

侯正红成立了合作社,和60多户农户签了协议,侯正红承诺给农户发放鸡苗,提供饲料和养殖技术、再统一包销,可2015年5月,正干得风风火火的侯正红却陷入了一场危机。

村民吴贵安:她为什么说话这么不算话,这个鸡死了归谁的。

村民陈忠:不要跟她搞了,这样那样饲料都没有,这样搞是不行的,鸡都饿死了。

2015年5月,一场暴雨引起的塌方堵住了从主干道前往村里的路,侯正红开始承诺村民每周运送的饲料,过了一周还没有送到。

农户们觉得侯正红说话不算话,都要自己把鸡提前处理掉,侯正红赶紧想出了一个法子救急。

侯正红:没办法,我就用车倒料,从那一头,车子拉过来,我在那一头,那头路是通的,那边用车子过来拉,两头倒。

村民吴贵安:后来那个料就是我们在公路下面拉的,她用一个大车拉,好像是15吨,她拉到公路下面,我们都用(自己的)车去下面拉(上来)她那个车这里根本上不了。

这件事让侯正红觉得是自己和农户们相处的方式不对才产生了不信任,侯正红知道侗族都热情好客,为了拉近和农户的距离,侯正红常常像这样穿着侗族服饰和农户们在一起。

侯正红:我就是光是组织他们又没有和他们聚集在一起,没有和他们沟通,后来我就发现,我们少数民族就喜欢聚集在一起吃饭,喝酒、聊天,你就和他们用侗族语聊天他们就非常喜欢,后来我就开始穿我的侗族衣服,每次组织农户的时候就叫他们一起过来吃长桌宴,大家聚在一起,他们就感觉非常好,后来我就发现这个对我的工作还是有所帮助有所提高。

随着前几批农户养鸡赚了钱,其他农户渐渐也越来越信任侯正红。

到2016年4月,全县已经有800多户农户跟着侯正红养鸡。侯正红也从当初一个不愿意创业,不想和人打交道的家庭主妇,变成了当地最受欢迎的创业能人,她的心情也和当初创业时完全不一样了。

侯正红:我自己命名自己是开心果,开始我就想阳光总在(雨后),但是阳光总(算)在我的身边了,阳光来了,所以我自己命名自己为开心果。

专业治疗急慢性肾炎

长沙治疗白癜风

成都九州男科医院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