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德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立德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证券业大案回顾股市第一案催生证监会-【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46:42 阅读: 来源:立德粉厂家

“牛市堵窟窿,熊市抓坏人”。

牛市一来,多少濒于倒闭的券商堵上了窟窿,起死回生。并且在牛市中,窟窿再大也不可怕,只要一上市,不但堵了窟窿,新老股东还赚到暴利。

而在熊市中,窟窿更容易败露,便会有一个个“坏人”被抓出来。管金生是 1995年熊市被抓的,张国庆是1998年熊市被抓的,2004年至2005年的熊市,则有阚治东、刘波、徐卫国……这些都是国有控股证券公司的老总,一定程度上成为熊市的祭品。

这回的“坏人”是黄光裕、汪建中,在急剧下跌的熊市中又意味着什么呢?

“坏人”肯定不都是在熊市中被抓的。但是人的记忆,是有选择性的,对于大牛市的记忆,总是停留在赚钱的美好日子中;抓坏人的强烈刺激,则在相比索然无趣的熊市中,能留下更深刻的记忆。

股市中的“坏人”,多半系涉案财务造假虚假陈述、违规炒作操纵股票价格、欺诈发行、内幕交易、编造及传播虚假信息。

股市第一案催生证监会

第一家中外合资的上市公司,第一家被长期停牌的上市公司,第一家被重组的上市公司,与诸多“第一”相联系的,就是深原野,它还有一个“第一”:证券市场建立以来第一起上市公司欺诈案。

深原野于1990年2月上市,不到1年时间,10元发行面值最高炒到176.74元。趁着股票炒高之际,彭建东将4家“名义股东”所持股票高位套现。这些“名义股东”虽然出现在原野售股章程股东名册上,实质上却是彭建东控制的润涛公司持有。这里要说明的是,最初的股市,就是全流通的。

随后深原野和管理层的矛盾开始激化,1992年4月7日,人行深圳分行发出公告,令公众大吃一惊。遭到质疑的深原野,却分别起诉人民银行和工商银行(601398),彭建东更频频在香港媒体上质疑监管层的做法。1992年6月20日,人行深圳分行再次发布公告,全面披露深原野主要股东润涛公司非法窃居控股地位、虚假投资、非法逃汇、大量占用公司资金等问题。1992年7月7日,深原野股票正式停牌。

此后深原野重组更名为深圳世纪星源股份有限公司。彭建东则于1993年10月14日在香港被捕,罪名是“侵占、挪用公司资金”。1995年9月28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该案进行了审理,以侵占、挪用公司资金罪,判处彭建东有期徒刑16年,附加驱逐出境。彭建东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野案发生时,深圳证券市场的监管机构,为人行深圳特区分行证券管理处。时值中国股市“摸着石头过河”的试验期,证券立法和监管机构也经历着从无到有的过程。原野大案发生后,1992年10月26日,国务院证券委员会成立;10月底,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也宣告成立。1993年4月22日,《股票发行与交易管理暂行条例》颁布并实施,这部行政法规,实际上起到了临时《证券法》的功能;1993年12月29日中国第一部《公司法》公布,并于1994年7月1日正式施行。

欺诈上市难逃法网

在发行额度的制度下,前有走后门上市、众高官遭处罚的康赛集团,后有隐瞒亏损、虚报盈利而骗取上市的红光实业,更有董事长离奇死亡的大庆联谊引发的“窝案”,上市前夜被紧急叫停的通海高科(000991)。这些欺诈发行的“伪劣证券”,坑苦了那些轻信招股文件而入市的投资者。

欺诈发行的犯罪事实一旦坐实,当事人一般都难逃法网制裁。投资者印象中,内幕交易似乎从来没逮着“大鱼”。最近的例子,似乎是深圳市特发集团公司总经理办公室副主任瞿湘。此人于2008年3月的内幕交易,以亏损4万余元结束,虽未获利但仍遭证监会罚款3万元。内幕交易而亏损,成为在熊市煎熬中的投资者聊以自慰的谈资。

事无绝对,广发证券原总裁董正青的案件,就正在审理之中。如何定谳,相信法律自有公道。

“苏三山”编造虚假信息

中国股市编造及传播虚假信息中最离奇案件,当属1993年的“苏三山”案件。那年,湖南省株洲县物资局干部李定兴,携带公款100万元,杀奔深圳某证券营业部,加上透支的100万,于10月7日、8日以9.85元、9.60元,分别累计买入苏三山股票15万股。

由于苏三山股价连续下跌,为挽回损失,李定兴开始编造并传播虚假信息,以促其价格回升。11月2日,李定兴以“广西北海正大置业有限公司”的名义,分别向海南省《特区证券报》编辑部、《深圳特区报》编辑部等单位发出传真稿件,谎称共收购苏三山股票250.33万股,占苏三山流通股的5.006%,要求报社公布此事。11月6日,海南省《特区证券报》原文刊登了李定兴提供的假信息并加了“编者按”。11月8日,苏三山股价,由开盘时的每股8.30元涨至每股11.50元,收盘时仍达到每股11.40元;成交股数高达2105l.8万股,成交金额高达2.2亿元,换手42.12%,破深圳个股交易记录。

苏三山的异动,引起中国证监会和深交所的警觉,分别在8日和9日发表声明辟谣,苏三山股价开始急跌。

李定兴的操盘水准实在欠佳,除了8日高位抛售了9500股之外,其余14.05万股,都在9日以9.45元价格抛售。两次抛售共计得款143.6万元,这比其147.3万元的建仓成本还低。也就是说,李定兴费了老大的劲,刻了萝卜章并精心骗取媒体刊登虚假信息,最终还没赚到钱。

案发后,李定兴投案自首,1994年5月27日被逮捕,同年12月30日取保候审,案发四年后1997年11月7日再次被逮捕。1997年12月26日株洲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李定兴因编造并传播证券交易虚假信息罪获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

造假大牛股引出《证券法》

虽然有了《公司法》和《股票发行与交易管理暂行条例》,中国证券市场上造假成风却愈演愈烈,琼民源(000508)、蓝田与银广夏就是这些造假案中的“佼佼者”;而与伴随着这些造假大案的公司股价,无一例外都是当时令人惊叹的大牛股。不过这些大案的发生,对证券市场一系列相关制度的建立客观上也起到了促进作用。全国人大在1998年岁末通过了证券市场“蓝天法”——《证券法》;中国证监会成立稽查二局(证券犯罪侦察局),专门负责打击证券犯罪工作,证券市场的法制建设正在逐步完善。

琼民源:从牛市大黑马到大骗局

海南民源现代农业发展公司,即琼民源,可谓1996年中国牛市的最大黑马。1996年2月5日~1997年2月27日,其股价由最低1.55元(复权后),直冲至最高26.4元,以收盘价计算的最大涨幅达到1528%。

1997年1月22日,琼民源1996年报率先“闪亮登场”,每股收益高达0.867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290.68倍。1997年2月28日琼民源将在海口召开股东大会,这也是琼民源作为上市公司挂牌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伴随5636.2万股换手高达30%的天量成交,当天晚上琼民源被宣布停牌。

1998年4月29日,中国证监会公布了对琼民源案的调查结果和处理意见。调查发现,琼民源1996年年报中所称5.71亿元利润中,有5.66亿元是虚构的,并已虚增了6.57亿元资本公积金。

1998年11月12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判决,琼民源董事长马玉和因犯提供虚假财务会计报告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琼民源聘用的会计班文绍因提供虚假财务会计报告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2年。

银广夏:神话破灭后的15个跌停

1994年上市的银广夏,一直是家不起眼的公司。1999年“5.19”行情之后,一切发生了逆转。

1999年度,银广夏实现了每股收益0.51元,并实施历史上首度10转增10的分配方案。1999年12月6日~2000年4月19日,银广夏从13.00元涨至35.83元,于2000年12月29日完全填权并创下37.99元新高,较1年多前启动价位上涨484%。2001年3月,银广夏公布了2000年年报,在股本扩大1倍的情况下,每股收益增长超过60%,达到每股0.827元。

银广夏神话般的利润增长归功于其子公司天津广夏,点石成金的“二氧化碳超临界萃取”项目,几乎囊括了银广夏全部利润;而为了扩大产能,银广夏甚至出资2.8亿元,在安徽芜湖建成新的生产线。

然而《财经》杂志的一篇《银广夏陷阱》,揭开了业绩造假的盖子。银广夏的“利润神话”,最终证明全系子虚乌有的编造,证监会认定银广夏自1998年~2001年期间,累计虚构销售收入逾10亿元,虚增利润超过7.7亿元。银广夏的陷阱,甚至使一些专业投资者也深陷其中,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2只基金就惨遭套牢。

2003年宁夏自治区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银广夏刑事案作出一审判决,6名造假者受法律惩处。其中,原天津广夏董事长兼财务总监董博,因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以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罪,分别判处原银川广夏董事局副主席兼总裁李有强、原银川广夏董事兼财务总监兼总会计师丁功民、原天津广夏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阎金岱有期徒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3万~8万元;以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罪,分别判处被告人深圳中天勤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刘加荣、徐林文有期徒刑2年6个月、2年3个月,并各处罚金3万元。

前赴后继的股价操纵者

遗憾的是,因操纵股票价格而获刑的大案主角,似乎甚少。且不说“327事件”东窗事发后,辽国发的高岭和高原兄弟俩,销声匿迹、不知所踪;2001年“亿安科技”案发后,操纵者罗成下落不明,仅抛下5名马仔以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被法院分别判刑,而证监会开出的“违法所得4.49亿元加罚款4.49亿元”巨额罚单,因仅能找到几个空壳公司的股东账户而无法执行;“中科创业”案发后,主犯朱焕良远遁异国,庄家吕梁则在监视居住期间,离奇失踪,最终也是几个负责融资操盘的从犯,以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分别获刑;德隆案主犯唐万新,如果不是其兄唐万里劝其从海外归国自首,这起建国以来最大金融证券案,恐怕也得长期挂起“另案处理”。

少数落网大鱼,有“上海首富”周正毅,2003年和2007年2度获刑;最近遭遇官司的,是百科药业的庄家朱耀明,坊间传言,若非其亲信司机趁其不备卷走了汽车后备箱中巨额现金,这位朱老板本来很可能也会跑掉。

最近案发的操纵市场者,是汪建中。这位北京首放投资顾问公司法定代表人,不象以上这些“长庄”,此公手法是利用其在证券投资咨询业的影响,借向社会公众推荐股票之机,通过“先行买入证券、后向公众推荐、再卖出证券”的手法操纵市场,并非法获利。

证监会公布的调查结果,2007年1月~5月,通过上述手段交易操作了55次,买卖了38只股票或权证,累计获利超过1.25亿元。而证监会开出的罚单是,没收汪建中违法所得约1.25亿元外,并对其进行了1.25亿元的罚款,以及终身证券市场禁入并移送司法机关。当初,远遁异国的罗成,让证监会开出的巨额罚单形同废纸,而这次汪建中则似乎被逮了个正着。

中国证券业大案纪事表

黄光裕案曝光

德隆“老三股”连续跌停

刘姝威质疑蓝田银广夏

停牌

徐工科技连续停牌

亿安科技连续跌停

中科创业连续跌停

琼民源停牌

3.27国债期货案

原野停牌

铸剑手机游戏

露娜物语破解版

澳门棋牌游戏app下载

吞食萌将手游